首页 / 企业文化  / 员工文苑
梦里,杏花又盛开
作者:王菲  来源:本站原创    发布时间:2018年05月14日 12:54:06

 

        516号,密山市相关部门在兴凯湖湖岗上的十里杏花处将组织举办杏花节。这个节日已经延续了几年,在当地很有影响力,所以,这里人把它当做一个盛大的节日来对待,期盼着它的到来。而我一直也想写一篇关于杏花的文字,那浅粉色的花朵,一大片一大片缭绕在眼前,已然成为牵动我思绪的念想,让我挥之不去。但杏花节我一次都没有参加过,每次都是阴差阳错的错过。而这错过在我心里也成为了一种蕴含着美好的遗憾。

    杏花,它在我心底是一个空灵美妙的字眼儿!同时,也夹缠着儿时亲情的温暖。每每记起,便总有那么点儿柔软挂上心头,那些被搁浅在记忆里的情怀,也便如杏花一样开满心海了。

    我记得年少时关于杏花的时光,是姑姑家的菜园子,园子里有五棵枝繁叶茂的杏树。那时候,家在偏远的农村,可以取悦孩子的水果几乎没有,所以,整个夏季,那一树树甘甜的红杏便成了孩子的期盼。小小的人儿与一树树花开共同守望着成熟,只待那红了的杏子落入口中,似才不枉负这一春一夏的等待。

    每年暑假一开始,姑姑就骑一辆老旧的二八式自行车把我和妹妹接到她家,因为那段时间正好是杏子开始成熟的时候,姑姑总怕她的两个侄女吃不到最好的,急急的接了去,看我们几个小孩子每日里守着那几株树,苦等着杏子笑红了脸,然后都成了小猴子爬到树上,专捡大个的吃。

    多美呵!那些年少的光阴,只是,转瞬就一去不复返了!这杏花,它是开在光阴里的。它老了岁月,只弥留一段段香,给远去的脚印做一次短暂的回顾!

        去年夏天回了趟老家,特意去姑姑家住过的老房子看看,那是一种怀旧的心结,还有对那几株杏树的怀想。院落愈加老旧了,篱落散乱,断瓦残垣,但里面却是各色菜蔬一片碧绿,只独独少了那几株杏树,细问下才知道,树已经老了,再结不出甜甜的杏子,所以,在春深的某一日,姑父用锯截了它们。

        心底有淡淡的失落,都言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这相似的花儿有一天竟然也会消失在光阴行进的河道上。

        几日前我给姑姑打电话,姑姑是老寒腿,春天农活忙,她总是不管不顾地干活,腿又该疼了。我嘱托她注意身体,厚衣服晚些脱,以免腿受凉犯了老毛病。再问她还想园中那几株伐了的杏树吗?没了它们,春天落入院里是不是也就缺了点儿什么?姑姑却说都是不结果子的树了,砍掉了才好,不占地方。姑姑是个木讷的老实人,她哪里知道那几棵杏树在我年少时曾带给了我怎样的期盼和梦想。那一树树花开整个就是一个孩子对于一切美好事物的憧憬。而今,再看那一树树盛开的杏花,我心里想的是日渐老下去的姑姑,想当初曾经人面杏花相映红,现在却是朱颜渐老鬓如霜了!

         这杏花呀!真应了那阙词中的两句:杏花无处避闲愁,也傍野烟发。人在光阴深处行走,花在光阴深处盛开,那么!这个月朗星稀的夜晚,让我们用一树树杏花为我渐行渐远的青春践行,在我的梦中尽情怒放吧!

(作者系兴凯湖分公司员工)